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企业文化 >

弥天骗局:揭开阿尔克公司“含权消费”圈钱黑幕

2021-06-21 03: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购买6080元产品,‘承诺’返还红利30000元”。按照往例,3月15日是阿尔克公司承诺给杜女士发放“红利”的日子。这个日子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如果没有记者的一番话,凭借骄人的业绩,按说杜女士此刻应该心情畅快。然而,记者经过实地调查发现,她所从事的“与电子商务结合在一起的、不同于传统直销、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经营方式”的含权消费本质上是一种以“经济学说”挂帅、改头换面的变相传销,而阿尔克公司更是一家虚假注册、虚假宣传、虚假公证、假冒商标、假冒产品、假冒批文的“影子公司”。

  电话那头,年初从新疆阿克苏兴冲冲赶回原籍河南潢川开设“阿尔克精品量贩超市”的杜女士,此刻的心绪、言语却是那么复杂、凌乱。当记者把10多天前暗访到福建省福清市阿尔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阿尔克公司)利用“含权消费”圈钱的黑幕告知她时,她第一感觉就是塌了天。

  “把节省下来的广告费返还给消费者、返还给经销商”、“相当于储蓄、又相当于保险、更像投资”的含权消费,在“经济学说”的包装下虽然有点乱花渐欲迷人眼,但类似一幕其实一年多前就血淋淋地发生过:2004年七八月间,记者率先揭开山东众旺公司同时利用高深莫测的经济学术语和冠冕堂皇的“诺贝尔奖”设置“消费储值”的惊天骗局,该骗局当时席卷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受骗人数高达100万,涉案资金过100亿元。

  “花钱的同时也在赚钱”,这是阿尔克公司的荒谬理论。而其核心内容是:只要购买该公司的产品,就可分期分批获得超过购物款几倍的回报。如果推荐他人购买,还可获得高额奖励。

  就是靠着这种看似简单实则充满玄机的“含权消费”,阿尔克公司成功地将产品卖向了全国各地,让那些梦想一夜暴富的投机消费者趋之若鹜。

  然而,记者满世界地寻找后发现,阿尔克公司除了一个可以见光的营销中心外,公司下面那些庞大的组织机构以及旗下众多的中外子公司多属子虚乌有,其能够让购买者获取高额回报的产品也大都是假冒伪劣。

  “天呀,我、我、我该怎么办?!”听完记者讲述福建省福清市阿尔克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阿尔克公司)利用“含权消费”圈钱黑幕后,杜女士的声音明显有些发抖。

  一年前,杜女士经人介绍购买了阿尔克公司780元的产品。随后,阿尔克公司每月送给她红利20多元,说她的消费中含有投资。据介绍人讲,阿尔克公司推出了全新的“含权消费”模式,她消费的780元可陆续分到红利1500元。

  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好事,让下岗多年的杜女士一下子来了精神。她除了将分得的红利和积蓄多年的3万多元购买了产品外,还劝说父亲、妹妹及众多亲友投入了20多万元。

  杜女士家在新疆,去年11月份,记者遇到了杜女士。杜女士喜滋滋地告诉记者,她目前在为阿尔克公司做“含权消费”,而且业绩做得很好。

  见记者有些疑惑,她举了一个例子:张三花一块钱在经销店里买了一块蛋糕。蛋糕给张三后,经销店认为张三买蛋糕的一块钱中除了消费外,还有对经销店投资的成分,所以经销店拿出一部分盈利分期分批地付给张三红利。张三在消费的同时就享有了分红的权利,这就是“含权消费”。“如果推荐他人购买,阿尔克公司还可另外给奖励。如果开家专卖店,利润就更大了!”

  记者在百度中输入中文“阿尔克公司”,果然看到了该公司的简介。浏览阿尔克公司的网页,得知该公司位于福建省福清市龙田镇前坑村。记者还看到了该公司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国家级星火计划项目证书,等等。

  杜女士介绍说,每人消费阿尔克公司的产品累计达到380元,就可领取公司发放的《含权消费证》。继续消费380元,就是一级投资者;再继续消费380元,就是二级投资者……依此类推,最多为五级投资者。“消费一定数额后,就可以坐在家里等着数钱了!”

  在交谈过程中,杜女士很少提到阿尔克公司经营的产品,也没有说出阿尔克公司如何创造财富,却对如何加入晋级,如何个人“致富”,如何提取“利润”知道得一清二楚。

  记者觉得此事挺蹊跷。为了弄清线元,并报了一个银行卡号,加入了含权消费的行列。

  没多久,阿尔克公司便按记者留的地址寄来了螺旋藻、小球藻、灵芝液等12种产品,价值6098元。此外,还寄来了写有记者名字的《含权消费证》。

  阿尔克公司在福州市设有营销总部。25日上午,记者来到营销总部所在地———新都会财经广场。

  新都会财经广场是一栋很气派的商务大楼。记者上到9楼,一转弯就看到了阿尔克公司的招牌。

  公司的门大开着。记者走进去,发现里面是一个4室2厅的套房。在客厅中间,有几个年轻人在办公。

  记者走到一位高个子年轻人面前,自我介绍是从湖北来的,想开一家专卖店。见“高个子”犹豫,记者连忙递上《含权消费证》。

  “高个子”看后显得很热情,安排记者坐下后,便去打电线多岁的女士笑着走了过来。她自称姓张,叫张雪,公司市场客服部的负责人。

  一阵寒暄之后,张雪便问记者的介绍人是谁。记者答称是新疆人介绍的,并报上了杜女士的名字。张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张雪:“可以呀,荆州现在还没有人开专卖店。开专卖店要投资26080元。你已经消费了6080元,只需2万元就可以了。”

  张雪:“2万元主要是购买产品。我们对专卖店的政策是‘先收益,后规范’;2万元公司给3万6千元的产品、2千元的宣传资料。”

  张雪:“店名统一叫‘阿尔克精品量贩超市’。店面不要求太大,也不要求在繁华的街市,只要有一部电脑和一部传真就可以了。另外要和当地工商、税务、卫生等部门把关系处理好,不要惹什么麻烦。”

  张雪:“公司按销售额的8%给专卖店提成,但这是很小的一部分,最大在网络方面。你对公司的奖励制度了解吗?”

  记者(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晓得以前买了6080元的产品,公司每月给我400元左右。”

  张雪:“不是每个月固定给400元左右,而是根据公司的营业额确定。公司每月拿出营业额的10%分红。多则可达700元,少则只有300元。”

  张雪:“含权消费证上的4%是针对介绍消费者而言的。比方说,你介绍你的朋友,你朋友又介绍你朋友的朋友,只要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消费额达到了380元,而且按几何数排列在10层之内,公司都会拿出4%来奖励你。380元的4%本来是15.2元,但为了便于计算就统一为15元。如果按几何数排列达到10层就有2048个380元,每个380元公司给15元,就可获利3万多元。这是经过法律公证了的,你完全可以放心。”

  从与张雪的交谈中得知,记者现在每月所得的几百元与《含权消费证》上公证的内容没有任何关系,而是阿尔克公司给付的红利,但记者手中又没有任何要求给付红利的凭证。

  面对记者的疑惑,张雪解释说,公司有一套完整的奖励制度,经过公证了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现在公证财产很容易,但要公证一个方案很难,台江区公证处的公证就做了两三个月,并且开了全国先例。她反问记者:“分红没有公证,你不照样也分红了吗?”

  说完后,张雪一下子咳嗽起来,而且咳得很厉害,她用手势向记者打了一个招呼,便匆匆离开了。

  没多久,一个叫张旭明的总经理来到了记者身边。张旭明说他和张雪一样,都是山东人,并且到过新疆,见过记者的介绍人杜女士。

  张旭明说开展工作要有团队。目前全国开展得比较好的有黑龙江、宁夏、甘肃、新疆、河南、安徽、山东等7个省,并且正向云南、四川等省渗透。“阿尔克是个英文名称,中文名称叫‘诺亚方舟’。含权消费模式在全国阿尔克公司是首创。”

  “这点你放心,我们每月会以短信方式通知所有专卖店的店长。同时,只要是本公司的会员,在公司网站上进入会员专区就可以查到所有销售情况,公司严格信守公开、公平、公正、诚信8个字。”

  “不管效益好不好,只要有营业额就可以分红,达到3万元是绝对可以保证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记者试探性地问这会不会是传销,张旭明很果断地回答说不是,“我们借鉴了直销的一部分精华,但不是完全的直销,我们走的是含权消费的新路子。”

  张旭明让人拿来了一张含权消费的说明。记者看到,含权消费有三种选择方式,分别是消费者、投资者、业务员。每种方式都实行累进奖励制,积分高的不仅可以出国旅游,还可分车分房子。

  张旭明将头伸到记者耳边,低声说:“你根本不用担心公司不分红,因为公司主要是靠分红来拓展业务的。如果哪一天不分红,大批的消费者就会来找我们,我们不会拿公司的前途开玩笑。”

  对于如何积分、如何升级,记者一下子领悟不过来,张旭明又将张雪叫过来详细讲解。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记者仍然似懂非懂。这时,一位人称“梁大姐”的老年妇女走过来安慰记者:“不要急。你没有做过传销,理解起来是要困难一些!”

  到了26日下午,记者提出先签专卖店协议,回家后再汇款过来。张雪表示同意,要记者在一份《申请书》和《阿尔克精品量贩经营合同》上签字。

  记者惊讶地发现,在《阿尔克精品量贩经营合同》所有的条款中,没有一条提到公司的奖励分配制度,甚至连“含权消费”4个字都没有出现。见记者质疑,张雪狡黠地一笑,说:“这正是阿尔克公司的特色。就如同我的名字叫张雪一样,谁都知道,不一定要写在脸上。”

  记者签完合同后,张雪给了一沓加盖有阿尔克公司印章的复印资料,说是给记者回荆州办理各种登记手续时用。

  拥资千万的董事长在帮别家公司看大门在福州的两天里,记者几次提出到阿尔克公司总部去看一看,都被张雪搪塞过去,理由是目前气温比较低,没有生产,螺旋藻要有20摄氏度以上的气温才能养殖。

  “养殖没开始,公司总该有人吧!”被记者逼急了,张雪干脆说营销总部就是公司总部。“是不是皇上要看玉玺,公司总部在哪里就要看公章在哪里。这里名义上是一个营销总部,但公司的整个运作都是根据销售来决定的。现在公章在这里,公司老总也在这里,至于福清包括海南、江西等地如何生产,如何下订单,都由这里决定并遥控指挥。”

  记者猜想:张雪之所以不让到阿尔克公司总部去看,难道是公司没有宣传资料上描绘的那么庞大和气派?

  福清是福州市下面的一个县级市,离福州大约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司机告诉记者,从福清城区到龙田镇只需二十多分钟。

  汽车穿过福清市城区后,向龙田镇方向行驶没多久,记者无意中看到公路右边一块路牌上写着“前坑村”三个字,连忙示意司机将车转进去。

  前坑村看上去很富足,豪华高大的私宅一栋接一栋。汽车在窄窄的村中小路来回转了几圈,始终没有找到阿尔克公司。

  看来情况比记者想像的复杂,记者决定从查找阿尔克公司法人代表郑益兴入手。果然,有村民告诉郑益兴住的地方。

  来到郑益兴住的房子前,记者又犹豫了,觉得这样接触有些不太妥当,可能会惊动张雪等人。于是,记者来到了前坑村村委会。一位姓郑(音)的村主任接待了记者。

  记者拿出《含权消费证》,声称是从湖北来这里和阿尔克公司联系业务的。郑主任说阿尔克公司总部不在这里,这里只有一个螺旋藻养殖基地。由于天气冷,现在还没有开始生产。

  车子驶出村后,进入了一条颠簸不平的土路上。由于刚下过雨,路面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水洼。经过一段残破不堪的院墙,汽车停在了两扇紧闭的铁门前。

  “这就是阿尔克公司的螺旋藻养殖基地,租用的是我们村的地。”郑主任用手指着铁门说。

  铁门前,没有任何标志。透过两扇铁门的缝隙,记者看见里面有很多水泥砌成的池子,总面积差不多有三、四十亩。院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一条花白色的小狗在春日的阳光下悠闲地踱着步。

  郑主任离开后,记者找到了附近一位放牛的老人。老人告诉记者,郑益兴有50多岁了,确实住在前坑村,但不是前坑村的人,这个养殖场也不是他办的。郑益兴的家在邻近的海口镇柏渡村。

  得知这一消息后,记者迅速驱车赶往海口镇柏渡村。奇怪的一幕又不可思议地发生了,记者询问了村里很多人,居然都不知道郑益兴这个人。

  是不是记者听错了?为了求证,记者来到福清市公安局海口镇派出所,接待记者的副教导员郭进贤很热情。经查户籍资料,得知海口镇柏渡村确有一人名叫郑益兴。

  郭进贤随后抄起电话。由于他讲的是闽南方言,记者听不清楚他讲了些什么。10多分钟后,郭进贤放下电话告诉记者,郑益兴不在家,现在外地一家叫新大泽的公司看门。新大泽公司的老总郑行也是柏渡村人,郑益兴的儿子在郑行手下做事。

  阿尔克公司在其网站和宣传资料上均称其总投资额为8000万元人民币。“郑益兴有资产几千万元,怎么会去帮人看门呢?”记者不解。

  记者从福清市海关提供的进出口信息获知,阿尔克公司迄今为止出口额为零;而福清市国家税务局提供给记者的纳税信息表明,阿尔克公司仅是小额纳税人,每月定税900元。

  阿尔克公司是谁的影子?在工商执照载明的注册地找不到阿尔克公司,法定代表人竟然在帮别家公司看大门,调查显示,阿尔克公司是一家彻头彻尾的“影子公司”。那么,阿尔克公司的幕后原形在哪里?记者把怀疑的目光移向了福清市新大泽螺旋藻有限公司(下称新大泽)。

  记者之所以把新大泽和阿尔克公司联系起来,除了郑益兴与新大泽的负责人郑行同处一村外,还因为张雪曾说过新大泽是阿尔克公司的螺旋藻生产基地。张雪当时还介绍,螺旋藻最早的发现地在非洲的乍得湖。乍得,中文的谐音就是“大泽”。由于阿尔克公司是全国最先养殖螺旋藻的地方,所以养殖基地就叫“新大泽”。

  2月27日下午1时,记者来到位于福清市元华路的新大泽。估计还没到上班时间,记者便站在公司大门口掏出了相机。

  刚按了两下快门,公司里面便冲出一瘦高个男青年,对记者大声呵斥。记者说在门口拍照又没碍公司什么事,“瘦高个”蛮横地说,“公司门口就是不能拍照,再拍就要不客气了!”

  为了不影响采访,记者拿出了《含权消费证》。“瘦高个”看过后,态度缓和了许多。记者进一步解释,因到处找不到阿尔克公司后,听说阿尔克公司的生产基地在新大泽,所以就来到这里。因担心弄错,所以才拍了几张照片。

  “瘦高个”彻底息怒了,并请记者到公司二楼一间办公室里去坐。从“瘦高个”递来的名片上得知,他是新大泽公司副总经理俞建春。

  俞建春告诉记者,新大泽确实受阿尔克公司委托帮其生产加工部分螺旋藻产品,阿尔克公司也因此在产品和宣传上使用过新大泽的公司电话作为其办公电话。但俞建春极力在记者面前说明新大泽与阿尔克公司仅仅是委托加工产品关系。

  记者拿出阿尔克公司的宣传资料,俞建春承认上面的生产车间图片是新大泽的。但俞建春对这种冒用似乎并不生气。

  此外,俞建春还透露,阿尔克公司在前坑村的螺旋藻养殖基地以前也属于新大泽。

  没想到,记者离开新大泽刚上车,张雪便打来电话,问记者在哪里?记者一听是张雪的声音,便匆匆挂断电话。

  记者随即一想,觉得这样处理不妥,便给张雪发了一条短信:“张部长,我在福清,待会儿与你联系!”很快,张雪回了短信:“刚才知道你在福清,那里是负责外贸和生产,所以没有安排接待,他们有些情况不太了解,请你先回公司,我等你。”

  下午4点左右,张雪又发来短信,询问记者什么时候到公司,记者说不确定。张雪此后便不再联系。

  记者颇为不解:如果仅仅是单纯的委托加工关系,新大泽为什么连办公电话都允许阿尔克公司对外使用?阿尔克公司在对外宣传上为什么与新大泽有那么多的雷同?

  记者在国家科技部网站上的星火计划项目查询系统里查询阿尔克公司承担的一项星火计划项目发现,阿尔克公司公布信息里留下的联系电子邮件竟然与新大泽副总经理俞建春给记者名片上的完全相同。

  影子公司何以顺利出笼?2月27日上午,记者来到福清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一位姓林的所长接待了记者。他声称刚到卫生监督所任职,有些情况还不太熟悉。看了记者递过去的编号为融卫食字(2004)第A00150号的《卫生许可证》后,林所长承认是福清市卫生局所发。

  就是依据这份《卫生许可证》,阿尔克公司生产了阿尔克螺旋藻片剂、阿尔克小球藻片剂、阿尔克木产芦荟胶囊、阿尔克蒜素软胶囊等产品。

  记者提出查看《卫生许可证》的申报资料,林所长表示配合,并安排一位工作人员去查档案。可等了半个多小时,查档案的人仍未过来,林所长一个劲地要记者喝茶。在记者反复催促下,林所长打了一个电话,随后将记者带到外面的一间办公室,要一位姓许的副所长接受采访。

  许副所长说,福清市卫生监督所去年6月才成立,以前办《卫生许可证》没有专门的机构,由局领导直接负责。由于人员变换频繁,打字员都换了三四个,所以阿尔克公司申报的相关资料已找不到了。

  许副所长告诉记者,阿尔克公司的产品是委托新大泽公司生产的,这并不违反法律规定,但所生产的产品必须在标签上同时注明委托单位和生产单位的名称。

  许副所长说,从1998年开始,国家将螺旋藻由保健食品调整为普通食品进行管理。

  记者事后通过了解得知,福清市卫生监督所之所以在接受采访时遮遮掩掩,其实是有难言之隐:其一,阿尔克公司不具备办理《卫生许可证》的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和《福建省食品卫生许可证发放管理办法(试行)》的有关规定,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和个人向卫生监督机构申请食品卫生许可证,必须根据生产经营项目提交详尽的资料。阿尔克公司连住所都没有,根本不符合发证条件。尽管阿尔克公司委托新大泽生产符合规定,但并不能因此说明阿尔克公司符合申领《卫生许可证》的条件。其二,福清市卫生局为阿尔克公司办理生产、加工、销售螺旋藻、芦荟的《卫生许可证》属越权办理。螺旋藻是20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在我国应用的,1998年之前属保健食品。1998年至2004年以前国家将螺旋藻作为食品新资源进行管理,当时螺旋藻必须通过卫生部的审批获得新资源食品或保健食品批文才能上市销售。卫生部于2004年8月(卫生部2004年第17号公告)把螺旋藻列为普通食品管理,将螺旋藻食品的审批权正式下放到各省、市相关卫生部门。而福清市卫生局为阿尔克公司办理《卫生许可证》的日期为2004年4月9日。其三,福清市卫生局为阿尔克公司办理《卫生许可证》的日期为2004年4月9日,而阿尔克公司的企业名称同年12月13日才申请预先核准,12月13日才正式登记。也就是说,阿尔克公司还不存在时,《卫生许可证》就已办理。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阿尔克公司有4种产品假冒国家卫生部的批准文号:阿尔克灵芝液假冒的是云达牌灵芝液的批准文号;阿尔克冬虫夏草菌丝体口服液假冒的是大光荣冬虫夏草菌丝体口服液的批准文号;阿尔克睡康宁胶囊假冒的是辛福来牌睡康宁胶囊的批准文号;阿尔克蜂灵宝胶囊假冒的是辛福来牌蜂灵宝胶囊的批准文号。另有4种产品许可证号为东区卫食证字2004C-00077号,谁也不知道出自何处。

  离开福清市卫生监督所后,记者下午2时来到福清市工商局,要求查看阿尔克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档案管理员看过介绍信后,说下午开全局人员大会,要记者等几分钟,她到会场报一下名后便马上出来。然而,记者等到下午5点半钟,所有开会的人几乎都走光之后,仍没有看到档案管理员的影子。经该局办公室王主任联系,才知道档案管理员早已离开局机关回家。后经王主任反复说明,档案管理员才于晚上6点多钟姗姗来到。

  记者查阅阿尔克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得知,阿尔克公司是由福清市绿源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变更过来的,时间为2004年12月,公司注册资金为500万元。资料显示,原股东林力耕占30%、郑坤占24%、陈文占24%等合计390万的股权,是一次性全部转让给郑益兴的。

  考虑到时间已晚,记者提议将资料复印后回去慢慢看。档案管理员同意后,随同记者到工商局附近一家个体打字店复印。令人不解的是,档案管理员清点复印资料时,突然将其中一张撕碎后扔进废纸篓。记者趁其不备,又将碎纸片从废纸篓拿出后放入口袋。记者回宾馆将碎纸片粘贴后一看,原来是一张《公司变更登记审核表》。在经营范围一栏中,填写的是“生产、加工、销售螺旋藻、芦荟,销售保健食品。”但下面又用括弧、不同的笔迹加了一句:凭有效许可证经营。至此,记者恍然大悟,原来工商局登记时也知道阿尔克公司的《卫生许可证》属无效。

  次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来到福清市工商局行政执法科。记者拿出《含权消费证》,询问这种销售方式是否合法?一位叫郑寿霖的工作人员接待记者说,福清市工商局没接到这方面的投诉。记者又说在龙田镇前坑村找不到这家公司,郑寿霖想了一下说,这里面可能有问题。可他仍然没有说要调查处理,而是要记者去找龙田镇工商所。

  更有趣的是,记者在阿尔克提供的资料上无意中发现,《含权消费证》上那惹人眼热的“阿尔克公司的承诺属实”公证词居然是变造的,真正的公证词是“阿尔克公司的印章属实”。

  记者的暗访行动显然没有引起阿尔克公司的太大警觉。截至记者发稿时,来自各个方面的信息综合显示,阿尔克公司这家“影子公司”利用“含权消费”的幌子,还在全国各地继续上演“营销神话”。(编辑:姜志)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

  鏈綉绔欑敱鍗楁柟鏂伴椈缃戠増鏉冩墍鏈夛紝鏈粡鎺堟潈绂佹澶嶅埗鎴栧缓绔嬮暅鍍忋€€骞夸笢鍗楁柟缃戠粶淇℃伅绉戞妧鏈夐檺鍏徃璐熻矗鍒朵綔缁存姢全年免费综合资料大全